女大学生兼职做代孕,竟遭无良男客夜夜……
发布时间: 2016-07-08 15:55   已有 人次浏览   

我不是孤儿,可是我从小就没有爸爸妈妈……

 

我妈在花一样的年纪被人强占了身子,破鞋的名声很快传遍全村,没人愿意娶她。她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念头,直接卷了铺盖跟强暴她的人住到了一起——这个人,就是我爸!

 

我出生那年是计划生育最严的时候,因为不是男孩,爸妈毫不犹豫地就把我扔了,是外婆把我从垃圾堆扒了出来。

 

可从回来的那刻起,我却只能管亲爸妈叫姨夫姨妈。

 

姨夫喜欢赌,每次赌输了就喝酒,一喝多就拖着姨妈到西屋头弄出很大的声音,他经常输,所以我经常听到姨妈捂着嘴呜呜哭。

 

姨夫是外地人,从没说过要带我妈回老家,输光了就翻箱倒柜地找钱,找不到钱就打姨妈,也打我,我身上很多伤疤到现在都没好。

 

幸好我还有外婆,一直疼我,爱我的外婆,每次姨夫打我,都是外婆拼了命的从他手里把我抢回来的,如果没有外婆,我恐怕早就被打死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疼我,爱我的外婆,现在也要离开我了……

 

农忙的时候,我请了几天假回家帮忙收麦子。为了供我上学,外婆种了三亩地的麦子,可是姨妈从来没帮着种过田,姨夫更是指望不上,虽然在农村,收割机已经很普遍,可是请收割机,要花200块钱,外婆舍不得……

 

我和外婆顶住火辣辣的太阳,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把麦子收完,这几天,外婆的脸色特别不好,我问过她好几次,她却总说没事,只是热的,多喝点水就好了……

 

麦子收回家还得摊在水泥上晒,晒得足够干才能卖钱。

 

第一天翻晒麦子的时候外婆就不行了,额头上一直冒汗,脸色惨白惨白的,还紧紧咬着牙用手捂肚子,我赶紧扶她回房休息,结果她刚想站起来,整个人就倒在了我身上……

 

我急得眼泪直掉,背着外婆就往医院跑。

 

医生询问了外婆的病情,并做了简单的检查后,把我拉倒外面。告诉我外婆胃里有东西,至于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还得尽快去大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我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下来……第二天一早,我便带外婆去市里医院做了检查,真的是胃癌,已经中期了。

 

“最好做手术,恢复得好的话,五年以上的存活率还是很高的。”医生打量了下我跟外婆的穿着,很直接地告诉我,“要先准备十几万,早点住院治疗也能早点康复,这种病往后拖久了做手术也没用。”

 

十几万!对我们来说那就是个天文数字,我读大学全仰仗助学贷款,家里早就一贫如洗了,根本拿不出来啊。

 

外婆死活不肯住院,回去的时候我眼睛都哭红了,她也一直唉声叹气:“这把年纪了,死就死了,别浪费钱。希希啊,我就是舍不得你,我走了你可怎么办啊?”

 

她说着就背过身去流眼泪,额头上还在往下滴汗。

 

一想到以后连外婆这个依靠都没了,我就感觉天都塌了。

 

可我们到家的时候才发现门口的麦子没了,一问姨妈才知道,姨夫输光了钱直接把麦子折价卖了!

 

“姨妈,外婆得癌症了,等着那钱救命的,你还给我好不好?”我跪到她面前,第一次抱她,全身都急得直颤抖,眼泪鼻涕全都往外涌。

 

“他拿去赌了,我有什么办法?”

 

后面说了些什么我也没听到,明明哭得路都看不清了,可我还是跑得飞快,找到姨夫经常赌博的地方。我哽咽得说不出话,跪在他面前一个劲磕头。

 

他感觉很没面子,抬脚就踢了我一下:“给我死远点!”

 

“姨夫,外婆得癌症了,你借点钱给我救救她吧,我毕业了就赚钱还你,姨夫我求你了。”

 

姨夫把手里的牌往桌上一摔,气得直叫:“不玩了不玩了,都是你哭哭啼啼害得老子输钱!我一个子都没有,借个屁!老子还想找人借钱呢!”

 

我绝望了,可能是我们家太穷,从小到大都没什么走动的亲戚。

 

当时我什么自尊都没了,挨家挨户地磕头借钱。

 

可俗话说救急不救穷,虽然外婆的病急着用钱,可我们穷啊,以至于我跪了一圈只要到一把零碎,总共都不到一千块钱……

 

借到隔壁田华婶家时,她唏嘘不已,直说我外婆可怜。

 

我噗通一下就跪到了她跟前:“婶子,你借点钱给我吧,医生说外婆的病早点做手术是有救的!”

 

田华婶是个好人,她翻箱倒柜,找出来1000块钱塞给我,我感激涕零,跪在地上直磕头。

 

看着我这个样子,田华婶的眼眶也红了,看着我,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咬咬牙,跟我说“孩子,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是,太委屈你了。”

 

“不,不委屈,求求您告诉我,只要能救外婆,让我干什么都行……”我抱着田婶的腿,痛哭不已。

 

田婶给我介绍的是代孕,她之前给有钱人代孕过一次,生了个男孩,一下赚了十几万,那年我们都以为她是在外地打工。

 

我二话不说就给她磕头,哭到头晕眼花她才为难地应了:“希希啊,你以后可不能怨我。”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瞒着外婆,匆匆的办好了休学手续,并在田婶的介绍下,见到了当初帮她介绍客户的刘姐。

 

很快,刘姐便帮我找到了“客户”,一个年轻的女人,看样子不到三十。

 

见面时,她正在抽烟,我觉得这个人漂亮得跟仙女似的,一时间看呆了。

 

大概等了两分钟,她才把烟抽完:“刘姐,这就是你给我找的人?”

 

刘姐连连点头哈腰,说我很干净,身体也很健康,甚至把我还是处的事都拿出来当卖点说。

 

年轻女人面无表情地打量着我,就像在看一件她并不喜欢的商品。

 

我觉得很屈辱,用力掐着手掌心不敢抬头。

 

“好,就她吧,规矩你懂。”

 

刘姐听了这话后才松了口气,临走前她偷偷朝我比了五个指头,我呆住了,她的意思是到时我能拿五十万!

 

年轻女人叫赵雅如,她亲自带我去私人医院又做了一次体检。可各项指标都合格后,她却并没有立即让我接受试管婴儿的手术。

 

可我着急啊,所以等了两天都没动静,我实在忍不住了,问赵雅如什么时候能做手术,结果她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什么手术?我要的是同居代孕。”

 

同居代孕?

 

我突然觉得自己被坑了,傻站在那里想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都不敢说。

 

她看到我的反应就生气了,皱着眉头又烦躁地点了一根烟,猛抽了两口后不耐烦地嚷了一句:“不做就滚,别浪费我时间。”

 

我的手一直在抖,心口酸酸胀胀的,根本不敢把拒绝的话说出来。

 

我有什么资格说“不”啊,外婆现在瘦得皮包骨头,还要天天扛着有癌症的身体干各种农活,我能不管吗?

 

我点头的时候心都在抖,眼睛涩涩的:“雅如姐,那……那我能提一个要求吗?”

 

她灭了烟看我,语气好了点:“你说吧。”

 

“等我怀上了,你能多给我付点定金吗?”那时一千块对我来说都特别多,我怕要一万她会嫌我贪心,所以不敢说数字。

 

刘姐没敢跟她说我外婆得癌症的事,但她知道我家里有困难,竟然说只要能怀上就先给我五万。

 

五万对我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我一激动眼泪就掉了下来。

 

赵雅如是个心软的人,看我哭了语气也好了很多:“明天我就带你回家,不过你要答应我,回去了不能对我老公动歪心思,期间不能反悔,也不能把代孕的事说出去。”

 

我连连点头,只想快点怀上孩子拿钱。

 

第二天她就把我带回了她家,是个大别墅,我局促得什么也不敢碰,生怕弄坏了东西我赔不起。

 

她说我穿得太寒酸,亲自拿了两套衣服给我:“我买回来也没怎么穿过,你要是不嫌弃就拿着。你身上那身太旧了,扔了吧。”

 

我忍不住揪紧衣角,低着头闷闷地嗯了一声。

 

晚上洗完澡,赵雅如拿了一套情趣内衣给我,透明的,穿了就跟没穿一样。

 

卧室的床头灯是那种很暧昧的橘红,她说她老公话少,让我完事后自己下去客房睡。

 

我笔挺地躺在陌生的床上发抖,听到门外的脚步声逼近,我下意识地裹紧了毛毯装睡。

 

门“啪嗒”一声开了,我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脚步声走到床边停下,我紧张得连呼吸都忘了,紧紧地揪着毛毯不敢撒手。

 

我一直在抖,可想想答应过赵雅如的事,赶紧又把眼睛睁开了。

 

一个高大的,身穿西装的男人正低头看我。

 

他背着光,我一时间没看清长相。

 

他双手插兜,脸色冷冷的,良久才开口跟我说话:“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他掏出香烟,看了我一眼后却没开打火机。

 

我紧张地抱住毛毯坐起来,声音小得像蚊子:“我叫沈希,今年二十。”

 

他“嗯?”了一声,皱着眉坐了下来,身上的热浪一下子扑到我脸上,惹得我脸立马发起烫来。

 

“这么小?”他声音轻轻的,听不出情绪。

 

来之前刘姐就说过我年纪有点小,不懂的事太多,怕赵雅如夫妇不答应。

 

所以听到赵雅如老公的话,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先生,我不小,我、我可以的。我身体很健康,雅如姐亲自陪我做过检查的……”

 

我紧张地等着他的回答,过了好几秒才敢偷偷抬眼瞄一下,视线正好跟他撞了个正着,吓得我赶紧又把头低下了,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先生,我是成年人,真的可以。”

 

“我姓庄,”他的声音还是很冷淡,听得我心里很没底,“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我不后悔。”我情急之下赶紧捂住了他的胳膊,可一碰上去就感觉手上烫得厉害,立马又慌着收了回来。

 

我只有这个机会,外婆的病等不了,我不能犹豫。

 

可是身上为什么抖得厉害呢?心脏也快要蹦到喉咙口了,眼睛酸涩得厉害,特别想揉揉。

 

他突然伸手给我擦了眼角,他的手指修长且温暖,慢慢地顺着我的脸颊滑下,而后又揽着我的肩膀,将我轻轻地压在了床上。

 

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陌生的肌肤接触上,鼻子里充斥着陌生的男人气息,闻了身上直发热。

 

他开始解我内衣,扯了两下都没开,突然就翻身坐到了床边,我脑子里空白一片,下意识地背过身去,等捂着胸口再回头时,他已经去了阳台抽烟。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的背影,时间越久我越害怕他反悔。等他终于抽完烟进来后,我赶紧主动脱了衣服躺下去。

 

他站在那里看了我几秒,压上来的时候,我剧烈地哆嗦了下。

 

他的眼神冷冷的,赤裸相对的时刻,他感受到我的干涩,没有强硬的闯入,而是耐心的安抚着我的身躯。

 

我未经人事,根本经不起撩拨,当他含住我……的时候,我猛地惊叫出声:“啊!”

 

惊讶于自己的反应,我的脸瞬间像烧沸的开水,烫得厉害。

 

他冰冷的眼神里起了一丝波澜,轻轻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别紧张。”

 

过程很艰涩,就像小时候外婆带我上山采蘑菇时一样,根本没有路,只能拿着镰刀边走边停下来砍荆棘。

 

他亲下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僵了。唇齿厮磨间,我的双手竟然不自觉的搂上他的脖颈,他感受到我的回应,便将我的腿缠在他的腰上,然后一个用力,将我抬起坐在他的身上。我根本来不及思考,他便将坚硬如铁的分身送进了我的身体。

 

撕心裂肺的感觉传上心头时,我痛得直掉眼泪。

 

冲破那道阻碍时,他明显顿了下,再看我时,那眼神竟然有点复杂。等我终于适应了那阵疼痛,他突然捧住我的脸吻掉了我的泪水。

 

疼痛的感觉慢慢转为酥麻,快感随着他的动作渐渐蔓延至全身,我埋首在他的肩窝,咬着牙吞下那随时会泄出的呻吟。

欢迎访问河南代孕网:http://www.xtdad.cn

上一篇:爱心代孕变摔儿惨案,“善良的冲动”要思量
下一篇:试管婴儿过程,食物上的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