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代孕女人的辛酸过往!
发布时间: 2016-07-05 15:13   已有 人次浏览   

姐姐让我给她代孕,我可以拒绝吗?

  当姐姐给我提出这个条件时,我整个人都是蒙的,本能的不经过大脑直接拒绝了。

  我还没有毕业,连男孩子的手都没拉过,就要我的肚子生一个孩子,我怎么能答应她这么荒唐的事情。而且她要给生孩子的对方,竟然连姐夫都不是,只是她爱上的一个男人,一定要和他在一起,想用这种手段拴住这个已经要抛弃她的男人……

  可是姐姐听到我的拒绝,她哭了,很委屈,这也让我很心疼。

  我叫安心,姐姐叫安琪,我妹妹叫安雨。(所有名字都是代称,不是本名。)

  爸妈在我十六岁的时候,车祸离开了我们,车祸原因至今不明,留给我们姐妹三人的,只是想念,还有一堆债务。

  我妹妹安雨今年十三岁,从小就患了尿毒症,每个月透析,打针吃药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换肾换不起,就算有钱了,也没有合适肾源,我和姐姐的都不适合她……

  安琪只比我大十五分钟,是我的孪生姐姐,她肩负起家长的责任。

  安琪为了生活,为了她的两个妹妹,选择了一条不归路,被金钱利诱,她做了别人的情人,我还记得,她第一个男人很老,很丑,只要给钱,她就什么都肯做。

  她才十七岁就怀了那老男人的孩子,怀孕三个月才发现,又和那老男人磨了两个月,最后那个老男人也没有负责,只是给了她一笔钱,告诉她分手,还侮辱她,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他不会认。

  她为了省钱,她胆子很大去黑诊所堕胎,怀孕五个月堕胎本就风险,这一下子,出了事情,落得才十七岁,就把子宫切除了。

  浑浑噩噩的,她在那些有钱男人们中间又混了五年,年轻漂亮,身材高挑,是资本。好像也乐在其中似得,只有再喝多回来的时候才会抱着我哭,没拿到太多的钱,但也足够开支,自己也慢慢的被金钱腐蚀,某些单纯初心开始变化……

  今年年初,她碰到了一个让她动心的男人,顾晨。

  具体我没有打探,只知道这个顾晨很有钱,把姐姐作为像小.姐一样来看待,每次打电话给姐姐都是深夜,要姐姐去陪她,姐姐回来的时候,有时候满身都是伤,但好像又很知足,很幸福的样子。

  我虽然对那方面不算了解,但也听说了,没有子宫的女人,做爱其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很难想象,心里爱着这个男人,又没有一些生理上的愉悦,又很想让他感到愉悦的那种感觉是怎样的煎熬,而且还要各种演……

  安琪突然这样要求,是因为顾晨有意想和她分开,她不能没有他,分开她感觉世界都黑了,她会死。

  我和安琪争吵了整个下午,大概是这几年来,我第一次这样不听话。

  安琪聪明勇敢,做事向来果断,跟我完全不同,我比较胆小,没有主见,爸爸妈妈离开之后,我一直都听她的,也应该听她的,她为和我妹妹承受的太多。

  她爱上顾晨,爱的到痴狂的地步,在我第一次拒绝后,她便爬上窗台,疯了似得,要从我家六楼往下跳,我稍微晚一秒拽住她,她就掉下去,注定会香消玉损。

  再她眼里,我即便是帮她生个孩子,我也可以有未来,她没上太多的学,而我还是大学生。

  好像也的确如此,她这辈子不能有孩子了,最命苦的是她。

  她说,如果是我生的,她会欣慰,跟她生的是一样的,因为我们长得一模一样,连声音都是一样的,除了性格和气质,环境因素,她的气质有点风尘,我却因为被她保护,像一张白纸一样,没经历任何世事……

  我答应她考虑一下,她才从窗台上,擦干眼泪跳下来,紧紧的抱着我哭着。

  她告诉我,她想了很久了,顾晨没有老婆,没有女朋友,是她很值得爱的男人。

  当我否定她,说顾晨不爱她的时候,她便把钱,附属卡,他给的那些现实摆在我眼前,疯了似得说他爱她,她也爱他。

  看到这样子的她,我崩溃的哭了,崩溃的原因不仅仅是自己要面临的选择,还有她的可怜,旁观者都明白他不爱她,只是跟她的一场交易。

  虽然她清楚,有钱人家的门槛不是那么容易进的,但是她也要试试,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决心。还有一个很有力的理由,我们的妹妹安雨,她需要大笔的钱,才能存活下去,不是靠着她当个情人,男人施舍一点就够的,运气好有肾源,那大笔的钱也是要花费的。

  她的计划很简单,就是要我暂时变成她,要我顶着安琪的名字,怀一个顾晨的孩子。

  目前为止,她只求过我这一件事,一直都是付出,她好像这一生最大的梦就是能嫁给顾晨,那个她口中极为负责的男人……

  夜里,我躺在她身边,看着她这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有种窒息的感觉。趁她睡着,没有换衣服偷偷的溜出了家门,穿着白底蓝碎花的棉质睡衣,和拖鞋,在街上游魂似得走。

  望着冰冷的繁华的都市,想着安琪的梦……

  我走着走着,不经意来到了我即将毕业的学府,站在校门口,望着里面一片漆黑,脑海里浮现出他的笑容。

  乔伟明。

  “安心。”

  乔伟明突然出现在我眸低,我还以为我眼花了,直到他的手拍了下我的肩膀。

  我浑身一抖,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仿佛是要从嗓子眼里钻出来了似得,这才反映过来,站直了身子,规规矩矩一板一眼喊道,“乔老师。”

  他是我的英语老师,比我年长六岁,人很英俊阳光,高高的,温文尔雅的书香气很浓,据我所知,喜欢他的人很多,除了同校的女同事,像我这样喜欢他的女学生也很多,但他的行为一直很检点……

  我没有姐姐的胆量和勇气,师生关系很敏感,连多说一句话我都不敢,更别提表白了。除了道德上的一些界限,我们学校是省会名校,管理很严格特别注重这些,之前出现过师生恋,被公开后,影响很是不好,老师不但被开除,女学生也受不了舆论压力,不知道去了哪里……

  “你怎么在这里?”乔伟明挑着浓眉,笑着看着我,嘴角上扬勾勒出很优雅的弧度,即便是深夜,即便是灯光昏暗,都能感觉到阳光四溢的温馨。

  我憨笑一声,没有回答我,好像看到他什么苦闷都没有了。

  乔伟明上下看了看我的睡衣和拖鞋,不禁有些尴尬,“你家不在附近吧?”

  “啊,是啊!”我尴尬的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再面对他,“那我先回家了。”说罢,我转身便快速的捣着腿往前走。

  “我送你吧,坐我的车。”身后传来乔老师的声音,我身子不禁又是一抖,很羞涩,脚步却不由的僵了,越走越慢,直到他骑着自行车到我身边。

  我低着头,执拗了下,还是坐到了他身后,有些紧张的双手抓着车座,偷瞄着他还算宽的脊背……

  他骑着车子,拉着我在街道上前进,让我有些诧异的是,他并没有问我家里的地址,便直接奔我家的方向去了。

  街灯因为远离市区而越来越昏暗,街道上也越来越安静,车辆都鲜少了。

  “小心。”他轻喊了一声。

  忽然的波动,我不由的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衫,触碰的瞬间,我的心跳的更快了,路面恢复平坦后,我的手却不舍得放下了,甚至想从身后抱住他。

  走到我家小区门口,他见里面太黑,便没有停下脚步,推着车子,陪在我身边,慢慢往里面走着。

  “乔老师这么晚,这个时间回去,学校不是关门了?我记得您是住宿舍的。”快到我家楼下时,我忍不住开口,想说上几句话。

  乔伟明微微低眸抿嘴笑了笑,那模样倒是有些许调皮的意味儿,“可以跳进去。”

  “我可是您的学生,这么没有好榜样……”我不禁也笑了,脸颊不由的变得通红,怎么也想不到平常一本正经,很是为人师表以身作则的他,竟还说出这样的话。

  “你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了。”乔伟明打断了我。

  听到这话后,我怔住了,再一盏昏黄的街灯下停下了脚步,转身呆呆的看向他。他好像在提醒我什么……

  他也停下脚步,将车子支撑好,一步上前,站到我面前。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又看了看我的睡衣和脚下的拖鞋。

  提到这个,我心里莫名的又是一揪,低下头去,双手不由的抓住了睡衣的边角,情不自禁的撕扭着,虽然明白,他好像误会什么了,但我不想解释,也没法子解释。

  “有任何事,你都可以跟我说。”他微微低头,试图看着我的眼睛。不像是一个老师的语气,而像是一个男人,在对一个女人说话似得。

  “我,我快毕业了,你没责任的。”我本能的应着,好像是故意试探他是不是我察觉到的男人和女人,又好像想推开这男人和女人。

  “哦。”他显得有些失落,但还是勉强道,“这不是,还没毕业吗。”

  “也是。”我勉强笑笑,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乔伟明也显得有些尴尬,大概才察觉到我不会告诉他,便也没有再问。

  忽然从身边驶过的一辆自行车,险些把我撞到,幸好他伸手一把把我拽到他身前。

  我的心口贴着他的肋下,身子被他一直手臂紧紧的揽着。喘息莫名的开始困难,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似得,紧张的双手开始出汗。“我回家了。”

  我推开他转身便快速的往里面走。

  “安……”乔伟明发出很微弱的声音,想叫住我,又止住了,只得任凭我头也不回的钻进楼道。

  刚刚不经意的抱,对于他来说,好像是从业几年来最不检点的一次。

  我飞奔爬到六楼,进家门后,打开客厅的灯,又很快的冲到窗口向下望去,只见乔伟明的身影还站在那盏街灯下,他的自行车旁,好像是看到我了,他伸手挥了挥手,才骑车离开……

  我不禁有些欣喜,两年来暗恋的感觉终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安心。”

  不知道何时,安琪阴沉着脸出现在我身边。

  我回头的刹那,吓的心脏都要脱落了,心虚的低下头去。

  “是因为这个男人,你才犹豫吗?”安琪上前一步,向外望去,看着乔伟明的身影从小区门口离去。

  我沉默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

  安琪忽然举起她藏在身后的水果刀,退后两步,将刀锋对准了她的手腕,“你答应不答应我?”

欢迎访问河南代孕网:http://www.xtdad.cn

上一篇:高龄女性生二胎不要盲目促排卵
下一篇:爱心代孕变摔儿惨案,“善良的冲动”要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