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后妈逼着给人代孕,那个男人竟然想人工进行受孕
发布时间: 2016-07-11 14:56   已有 人次浏览   

关楚绮踩着被雨水溅湿的白色球鞋,拖着疲倦不堪的身体,直奔入目的田园碎花沙发,将自己的身子放倒在上面。

上一天的班,她很累,浓浓的倦意席卷全身。

没有带伞,衣服湿漉了一大片。

“铃铃铃……”单调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瑟缩着身体,艰难地从身下掏出手机,看到了来电显示上“妈妈”两个字。

“喂,妈,怎么了?”

关楚绮疲倦的神情立马烟消云散了,语气轻柔,脸上洋溢起恬淡的笑容,一直以来,她和妈妈相依为命,无论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向来报喜不报忧!

“是何可秋的女儿吗?你妈妈因为突发心脏病,进了医院,不过已经刚抢救过来,需要联系家属来交下医疗费用。”

关楚绮只觉得心中咯噔了下,瞬间脸色惨白!

“你说什么?我妈突发心脏病?”关楚绮咕噜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娥眉紧蹙,粉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水汪汪的大眼睛瞬间失神……

听到关楚绮的声音,对方语气似舒了一口气,接着道,“对,现在您的母亲还需要后续治疗,但是费用这块……”

对方语气中有为难!

关楚绮立马说,“麻烦您一定要先给我母亲治疗,我一个小时之后就会过去,医疗费用是绝对不会欠下的。”

窗外暴雨如注,一阵沉闷的雷声咆哮般划过天空,关楚绮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她把手抬起轻轻地抚着胸口。

母亲是她的命,她不可以失去母亲!

挂了电话,关楚绮拽起包包,慌乱的在路边拦车,暴雨狂肆的落在脸上跟身上……

“滴”一阵刺耳的的停车声,一辆TAX终于停在了关楚绮的前面,她打开车门,利索地跳上了车。

“到阳城别墅。”关楚绮听到自己沙哑的嗓音,遥远的仿佛不是她自己的声音。

关楚绮心神混乱,耳边都是空洞的沉重,她的心里满满都是母亲,哪里还有其他的心思,若母亲有不测,她不知道该如何独自在这世界上!

母亲一直身体都不好,她不应该将母亲这样放在家中的。

夜幕中的阳城别墅,依旧雄伟挺拔,气势恢宏却冰冷冷漠,一如,房间里毫无人情味的人。关楚绮瑟缩了一下身体,抬起头,望了一眼冷冰冰的建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抬起脚,迈了进去。

关楚绮没有多想,进了别墅之后,熟门熟路,直奔大厅,索性,她未曾白来,因为……

“吆,我说这老天爷怎么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原来是来了‘贵人’啊!”

耳边响起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不用看她也知道,这是杨丽倩的声音。

要是以往,她会掉头就走,她知道,她在这个家里是不受人待见……

但是,现在,母亲还躺在医院里,她没有资格任性转身离开,母亲还在等待救命钱呢!

关楚绮压制着心里的反感和怒火,冲着坐在沙发上珠光宝气的杨丽倩扬唇一笑,开门见山道,“我想跟您借点钱,一有钱我会立马还给您的!”

杨丽倩正在喝咖啡,听到关楚绮的话,立马停了下来,放下手里的杯子,用凌厉的眼神盯着关楚绮,仿佛在盯着一个怪物,让关楚绮十分不自在。

转瞬间,关楚绮听到杨丽倩哈哈大笑的声音,这笑声带着一种赤 裸 裸的侮辱,她把一直埋着的头,半响才缓缓抬头,克制着自己,“你笑什么?”

杨丽倩停了下来,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轻启薄唇,“呵!跟我借钱?你凭什么?”

“凭什么?”关楚绮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她想说,就凭你花的也是我爸的钱!

但是,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来,只是张了张嘴,将心中所想掩埋。

“按理说,我也应该称呼你妈妈,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半个女儿,还希望……”关楚绮停顿了下,她感觉到自己藏在袖子里的手,冰凉,低三下四恳求道,“希望您看在我爸的份上,借一些钱给我,我妈妈生病了。”

关楚绮决定打同情牌,虽然心中厌恶,但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惨兮兮!

关楚绮说完,又忍不住深深垂头,她的声音回荡在硕大的关家大厅里,显得卑微又失落……

良久,杨丽倩都没有说话,就在关楚绮心灰意冷之际,传来了杨丽倩不紧不慢的声音,“抬起头来。”

杨丽倩盯着关楚绮仔细地上下打量着,看的关楚绮心里发毛,只见,杨丽倩的脸色全变了……

她笑意盈盈地望着关楚绮,没有了刚才的疾言厉色,可是这个笑容,让关楚绮觉得毛骨悚然,脊背发凉,简直比刚才的笑声还恐怖。

“虽然我看着讨厌,但是的确是长的不错!”杨丽倩的眼神复杂,关楚绮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这个刻薄的女人!分明就是故意在羞辱她,压根没有借钱的意思,她实在是忍够了!“我就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借钱不借钱?”

“借,当然借,为什么不借呢?”

关楚绮惊讶地望着杨丽倩,水灵灵的大眼睛之中都是难以置信,杨丽倩哈哈大笑起来,“怎么你不相信?”

“说吧,你什么条件?”关楚绮很快面色就恢复了常态,她明白,杨丽倩是个怎么样的女人,不会白白借钱给她的!

“啪啪”杨丽倩抬起纤细的双手,轻轻地拍了两下,道,“关楚绮,你果然是个聪明的人,只要这个忙你帮了,你想借多少,我就会给你多少,也许还会有意外的惊喜呢!“

关楚绮深吸一口气,本能的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可是现在她无路可退……

“只要你帮我攀上嘉美度假酒店的主人,我就会帮助你和你母亲度过这个难关,而且,只要成功了,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

杨丽倩站起来,走到关楚绮旁边,轻轻地在关楚绮的耳边道,凌厉的眼神想把锐利的刀,让你无处躲藏!

杨丽倩身上发出的特有的香水味道令她作呕,还有她喷在耳边炙热的气息,让关楚绮全身一个激灵,狐疑地望着杨丽倩,“你是说江离珺?”

杨丽倩点了点头,仍旧笑容满面,可是,在关楚绮看来,杨丽倩简直更像一个外表美丽,内心歹毒的蛇蝎美女。

“如何算攀上呢?”

“关楚绮,你不要跟我装糊涂了,你当然懂我的意思,你那么聪明,没关系,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但是你妈妈在医院等不等的起,我就不清楚了。”

杨丽倩踩着细跟鞋,款款地扭着臀部,又回到了舒适的沙发上坐下,意味深长地盯着关楚绮。

“好!我同意,但是,我希望你现在就能给我一笔钱。”关楚绮知道答应了杨丽倩,意味着什么,但是,她根本就没有选择。

在母亲的生命面前,一切都是值得的。 “爽快!”杨丽倩笑的更开心了,翘着纤长的腿,一招手,旁边的一个黑衣男人就恭敬地走过来了,俯首帖耳道,“关太太,您有什么吩咐?”

“去拿五万来。”

关楚绮手里捧着沉甸甸的钱,心里踏实了很多,母亲有救了!

这个时候,杨丽倩的声音再次响起,“记得,明天这个时间,来我这里。”

关楚绮沉着脸沉默地点了点头。

她一出了关家大宅就马不停蹄地往医院赶,等交完欠下的医疗费,一切安排妥当,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关楚绮坐在母亲的病床前,望着熟睡中的母亲,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这些年来,母亲辛苦把她拉扯大,却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所以现在不管代价是什么,她都要让母亲活下来……

何可秋睡觉浅,朦胧中听到了抽泣的声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眼就看到了哭成泪人的女儿,关楚绮。

“妈,你醒来了?对不起,都是我把你吵醒了。”关楚绮万分自责!

何何秋挣扎着要坐起来,关楚绮急忙扶着她,勉强坐了起来,看着母亲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关楚绮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明天一定要去。

母亲轻轻地抚着关楚绮光洁的脸颊,为她擦去泪水,心疼地问,“绮绮,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关楚绮伸出手,拼命地擦掉眼泪,轻轻地握住母亲的手,笑着说,“谁敢欺负我啊?你女儿我就是多愁善感,您也知道,嘿嘿……”

关楚绮的笑声有点干涩,仿佛此刻苦涩的情绪!

何可秋像往日一样宠溺地刮了刮关楚绮的鼻子,“你这个机灵鬼啊!”

关楚绮看着母亲慈爱的眼神,破涕为笑,她紧紧地握着何可秋瘦骨嶙峋的手道,“妈,答应我,你一定要好起来。陪在我的身边!”

关楚绮眼神真挚,一瞬不瞬的看着何可秋,点点泪花不敢落下,隐忍在眼眶之中。

何可秋嘴角扬起一丝欣慰的笑容,这个女儿真是乖巧懂事的让人心疼,她拍了拍女儿纤细的手,道,“绮绮,就是为了你,妈妈也会坚持下去的。”

听到母亲这么说,关楚绮也开心的笑着坚定的点头!

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还不等她再说点什么,就听到何可秋的声音再次响起,“哎,妈妈真是不争气,老是给你增加负担,我这么一住院,不知道还要花多少冤枉钱呢?”

关楚绮正在给母亲削平果,听到母亲的话,一个重心不稳,刀子猝不及防扎进了纤细的手指里“啊!”

一声低呼,关楚绮赶紧放下手里的刀子,捂住了手。

丝丝鲜血已经猝不及防的从之间渗了出来……痛楚弥漫!

何可秋急忙凑过去紧紧地握着女儿的伤口,心疼的深蹙眉头,“怎么样,绮绮,你没事吧?”

虽然扎的不深,但是,涓涓的红色血液还是顺着关楚绮如葱般的手指流了下来。

关楚绮顺手扯过床边的一块手绢,胡乱地包扎住,笑嘻嘻道,“没事,没事,妈,看您紧张的,不就是不小心划了一下嘛,我一向皮厚,您也知道,还怕这点疼不成?”

何可秋有些沧桑的眼底,有心疼,有嗔怪,但到底还是将情绪掩埋,假装埋怨道,“再皮实的人也禁不住刀子啊,你呀,还跟小时候一个样子,粗心大意,一点都不叫妈妈省心。”

关楚绮把头埋在何可秋怀里,像小时候撒娇一样,嘟起樱桃般小嘴道,“我才不要叫妈妈省心,我希望和妈妈在一起一辈子呢……一辈子!”

何可秋开心地笑了, 这笑是发自内心的幸福,就连眼睛里都是满满的笑意,何可秋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女儿,嗔道,“傻姑娘啊,你怎么可能一辈子陪着妈妈呢,终究是要嫁人的啊。”

埋在母亲温柔的怀里,嗅着母亲熟悉的气息,关楚绮久久不舍离去,一滴冰凉的眼泪,滑落在医院冰凉的白色床单上。

……

第二天,按照约定,关楚绮准时出现在了关家大厅里!

硕大的关家大宅,散发着古朴的气息的藤木家居使得整个大厅看上去幽幽暗暗,头顶上的复古水晶吊灯闪烁着昏黄的光芒……

关澜峰正坐在灯火通明的客厅里品茶,抬头看到女儿关楚绮出现在眼前,把平日最喜爱的茶都扔在一边,欣喜地拽着女儿的手,激动道,“绮绮,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来找爸爸,你想爸爸了,对不对?”

关楚绮平时,一年也不来一次,这次忽然出现在关澜峰面前,如何不叫他高兴?

关楚绮毫无表情,感觉到关澜峰宽大结实的手掌包围着自己时,她的心,不是没有动摇过,这是她亲生父亲的温度啊!她也想像其他的孩子那般,感受着父亲的关怀跟关爱……

但是,想到他的懦弱,关楚绮冷冷地把手从关澜峰手里抽出来,眼底皆是冷漠的疏离,“我来找杨丽倩。”

关澜峰明亮的眼睛顿时就黯淡下来,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没有底气的小声咕哝道,“绮绮,你的心是铁做的吗?你真的要这样对待爸爸吗?”

“呵!”关楚绮冷笑一声,转过头,直视着关澜峰的眼睛,满脸的不屑,“爸爸?你也知道你是我爸爸?我长这么大,你可曾尽过一点做父亲的责任吗?你对妈妈负责过吗?从小到大,因为没有爸爸,我承受了多少痛苦和白眼,你知道吗?”

关楚绮的情绪有点激动,以至于原本白皙的脸蛋上这个时候更是泛起了赤红!

她的心早就死了,从小别人都在背地里悄悄议论她的身世,甚至有的人当着她的面喊她私生女。

一开始她还会反抗,跟命运对抗,向老天叫嚣不公……可是时间久了,麻木取缔了心中的不平!

关澜峰痛苦地望着女儿,一直以来,女儿和何可秋都是他心底最深的痛,维诺的搓着手,他内疚地说,“绮绮,我对不起你们母女。”

“你不配做我的爸爸!”关楚绮心底里鄙视关澜峰,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就算他如何有才华,在关楚绮心里,都一文不值,你看不到我们母女这些年受的委屈!看不到我用自己的身体去要求母亲的生命!

关澜峰的自尊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颤抖着身子,紧紧地抿着嘴唇,哆嗦着问,“绮绮,我?”

此时,吴管家走了过来,对着关澜峰恭敬的点了点头,就径直走到关楚绮面前道,“关小姐,我们家太太在楼上等着您。”

关楚绮跟着吴管家从关澜峰身前走过,没有再看关澜峰一眼,关澜峰望着女儿消瘦的背影,眼底扫过深深的哀痛和无奈。

“不错,你还是蛮讲信用的。”

关楚绮刚进门就看到杨丽倩半躺在沙发上,云萝绸缎的罗衫松散的套在身上,云鬓额角处有浓烟飘忽……

杨丽倩有个最大的嗜好,就是抽烟,十个涂着豆蔻的手,指尖总是会夹着一根烟!

能不来吗?母亲的命可是在你的手上呢!关楚绮冷笑,开门见山道,“说吧,到底要我怎样?”

杨丽倩深深吸了最后一口烟,起身,把烟蒂拧灭在烟灰缸里,轻微咳嗽了几下,这才抬头看到关楚绮用杀气腾腾的神色望着她。

杨丽倩粲然一笑,毫不在意地说,“你也不用这样看着我,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就可以走,这种事情我也不会逼迫你,但是……借我的钱,你得在三天之内如数奉还。”

杨丽倩眼底鄙夷的笑像一把锐利的箭,直指关楚绮的心口!

“我说过不愿意吗?”关楚绮咬牙切齿,她恨杨丽倩,可是现在就算她再怎么厌恶,她也只能忍受,也只有杨丽倩可以帮助她。

杨丽倩从一旁的藤木小橱柜中掏出一小包东西,递给关楚绮,“喏,拿好这个,这个东西可是保证你成功的必须工具。”

关楚绮接过东西,不确定地看了一眼杨丽倩道,“这个是什么?”

“到时你就知道了,你只需要把这包东西放在江家少爷的酒杯里。”杨丽倩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地望着关楚绮,关楚绮腾的一下,脸就红透了,她瞬间就明白了这包是什么东西了。

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但是,总是见过猪跑的。

关楚绮觉得尴尬,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人扒光了衣服,赤 裸 裸地站在杨丽倩面前。

还不等关楚绮再说什么,杨丽倩就把吴管家招呼了进来,对着关楚绮说,“我已经安排妥当了,今天就是最好的时机,江家那边的人我也打过招呼了,你跟着吴管家去吧,他会把你带到地方的,到时有人会安排你。”

带着满满的耻辱感,关楚绮逃离了那个房间。

一路上,关楚绮都浑浑噩噩,脑袋之中充斥着混乱的思绪,晕晕旋旋之间,她觉得自己全身的力量都要被抽空了……

她知道自己即将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道路,这个道路是没有回头的机会的,可是她又选择的余地吗?

没有!

这一切……是命运的安排。

而她,无从抉择!

跟在吴管家后面,关楚绮走进了一个格调奢华、富丽堂皇的地方,她知道这就是美嘉度假酒店,很快,他们在一个房间门前停了下来。

“到了,关小姐,你自己进去吧。”吴管家语气冷漠,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转身离开!

终于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关楚绮心跳加快,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的龙潭朱可婷穴,不知道她将要面对又什么样的场景。

人总是这样,面对未知的事物,不管是好坏,内心的恐惧总是莫名涌现,肾上腺激素更是一路攀升……

关楚绮站在镜子前,望着穿着一身红色酒店制服的自己,设计巧妙的衣服把她姣好的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呈现出了完美的S线,白皙的脖子上赫然打着一个精致的蝴蝶结,墨黑色的头发高高地絻成一个髻,让她看上去精致可人!

自己看着都忍不住动心……

她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过程恍惚又迷乱……

“关小姐,少爷到了,你去吧。”一个长相可爱的女生匆匆跑来,悄悄跟关楚绮说,然后又迅速离开了……

关楚绮甚至都未曾看清来人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紧张了!

关楚绮赶紧把那包东西放在贴身的衣服兜里,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威士忌,脸上换上笑容,走到了江夫人安排好的房间的门口。

关楚绮按耐着心跳……

“叩叩叩。”

“进来。”

简单而富有磁性的命令在关楚绮耳畔回荡,她轻轻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关楚绮看到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蜷缩在宽敞的大床上,背对着她,似乎已经睡着了,只是,关楚绮知道男人并未睡着,只是在闭目养神!

这个想必就是江离珺了。

心中瞬间雷跳如鼓!

“江少爷,这是您要的威士忌。”关楚绮遵照之前的叮嘱,小心翼翼地倒着酒,床上的人并没有动,低低沉沉沙哑的声音响起,“行,放那里,你出去吧。”

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从她的心口抽丝剥茧……

关楚绮倒好了酒,哆嗦着手从贴身的衣服里掏出那包药,一边防着江离珺,一边控制着自己哆嗦的手把全部的粉末倒入了酒里。

终于办妥了,没有被发现,关楚绮长长地舒了口气。

“江少,给您倒好酒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先出去了。”关楚绮对着床上的人恭敬地说,江离珺依旧没有回头,只是“嗯”了一声。

最近公司的事情很多,江离珺的偏头痛又犯了……

今天就忙了一天,他觉得疲倦又倦乏的狠,只想要躺在床上睡一觉,什么都不想!

“哐当!”一阵刺耳的声音传入江离珺的耳朵!

他忍不住蹙眉,终于侧过身,不满地望着关楚绮道,“什么事情?”

关楚绮一边扶起被打翻在地的花瓶,一边慌乱道,“对不起,对不起,江少,我不是故意的……”

关楚绮跌跌撞撞,因为紧张这个时候显得有点笨手笨脚的!

“你是新来的吧?”美嘉酒店有多少员工,江离珺一清二楚,他从来没有见过关楚绮。

关楚绮站起身。冲着江离珺一笑,说,“江少果然好眼力,一下就看出我是新来的服务员……真的太对不起了,是我做错事了,我给您道歉。”

关楚绮看到江离珺怔了一下,连忙清俊而迷人……

只是面容冷漠,看向她的时候微微迟疑,但很快就恢复了,快的让关楚绮怀疑是自己的错觉……

“你先别走,把房间打扫完再离开……”鬼使神差之间,江离珺居然让关楚绮留下来打扫房间,江离珺自己都被自己给吓到了!

他这是怎么了?

关楚绮知道使用的小伎俩得逞了,心里轰然跳动,但面上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笑眯眯道,“好的。”

关楚绮拿起抹布,一边擦拭着房间里本就锃光瓦亮的桌子,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悄悄打量着江离珺,这就是传说中,在商场上迟婉咤风云,手段厉害,却年轻有为的江家少爷?

的确,面容是俊朗,轮廓分明仿佛似刀削一般的刚毅!

只是……关楚绮说不出来的感觉!

关楚绮正是花季少女,说不做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梦是假的,她允许自己小小的花痴一下,但同时,她也时刻提醒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千万不能本末倒置,被冲昏了头脑。

今天!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你多大了?”江离珺坐在床边,手里端着威士忌,一边品咂着,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关楚绮!

江离珺看上去有点无聊,似乎只是在跟他讨论一个再寻常不过的问题,打打岔而已!

关楚绮这才走进,刚才只是看见了一个大概的轮廓,现在却可以近距离的观察江离珺,挺拔的鼻子,浓浓的眉毛,似乎含情似乎又无情的眼睛,薄薄的嘴唇,整个五官拼凑在一起,真是好看的狠。

“我今年二十岁。”关楚绮悄悄打量完,赶紧回答江离珺的话,看着江离珺饶有兴致地品尝着威士忌,想到自己刚才放进去的药,关楚绮的脸刷的就红透了,但是她生怕被江离珺发现,所以努力克制着自己。

江离珺觉得好笑,现在这个社会,还有如此清纯害羞的女孩子,跟人说个话就会脸红,江离珺心里暗暗笑了笑,端起酒杯,一仰头,把酒杯里的威士忌全部喝了。

很快……

江离珺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身体里一直压抑的某些燥热竟然不受控制地往上窜,浑身发烫,欲望像是要挣破牢笼的小兽,努力挣扎着,反抗着,要冲破束缚!

他不喜欢不受控制的感觉,但现在……

那种冲破牢笼的冲动的欲望简直要将他给吞噬掉!

江离珺握紧拳头,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压制下去,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一抬头,看到了依旧站在那里,神色慌张的关楚绮,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

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眼前的女孩在酒杯里做了手脚。

关楚绮看到江离珺咬牙切齿地望着她,心里有些害怕,本能地退缩到一个角落里,睁着惊恐的眼神望着江离珺。

样子似乎是一只无辜的小猫,让人恨,又惹人怜……

“说,为什么要这么做?到底是谁安排你进来的?”江离珺忍耐着身体和心里的煎熬,勉强支撑着质问关楚绮,眼神之中有狠戾,焦红已经爬满了整张脸……

显然这个时候的江离珺显得很痛苦!

慌乱的思绪之中,容不得他细细的思考这其中的一切……

但他知道,一定是有人安排的,不然这个女孩子是不可能会进入美嘉酒店的,作为美嘉的主人,江离珺比谁都清楚,酒店的安全设施是多么的周全和严密。

糟糕!被他看出来了,关楚绮心里暗暗叫苦,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自己是多么不检点的女孩子,好像要赶着倒贴人家似的,关楚绮死鸭子嘴硬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你没事吧?”

关楚绮的语气听上去很是担心似的!

“你不知道?呵呵……那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不害怕吗?为什么不躲出去?”

江离珺的声音有些变味,他感觉自己快要忍受不了了,他越是抗拒,体内的燥热就越强大,吞噬着他的理智,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在体内叫嚣着……

所以他发了疯的一般跟关楚绮说着!

这个……可恶的女人!还装!

“我……”关楚绮还想辩解,忽然间,感觉到江离珺的身影闪到了她的面前,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就被压倒了!

一个趔趄就被江离珺抱着滚在了欧式厚质羊绒地毯上,关楚绮惊恐至极,本能的恐惧让她拼命地拍打着江离珺,想努力推开身上的人。

声嘶力竭地喊道:“你干什么?你放开我,赶紧放开我啊!”

江离珺这个时候完全丧失了理智,他已经被药物折磨的一点意识都没有了,他用火热的嘴唇搜索着关楚绮的嘴唇……

男女力量的悬殊,关楚绮哪里是江离珺的对手,嘴唇被江离珺堵的严严实实,口中充斥着男人的火热与微醺的酒气……

她说不出话来,甚至感觉到呼吸困难。

更可恶的是江离珺的手还胡乱地撕扯着她的衣服,她的双手被江离珺蛮横的推到了头顶之上,身下的裙摆也给一路拉高……

羞耻,厌恶……弥散在她的心头!

关楚绮这个时候才感觉到真正的后悔和恐惧,她发了疯一般的想要推开身上的这个人,她很想说她不干了!

耳边不断的回荡起那恶毒女人的话,她的心瞬间冰冷刺骨,那冷漠又得意的笑声……

“只要将江家的大少爷勾搭上你的床?那么你妈妈的医药费我将予取予求,哈哈!”

对!医药费!一定要让母亲活下去……

片刻的时间关楚绮忘记了挣扎。

就在这一瞬间,江离珺将她的双手撑到头顶,耳边却是江离珺粗重的喘息声混杂着她惊恐的尖叫声……

就在衣服被全部撕破的那一瞬间,关楚绮眼里的泪水汹涌地流了出来。

身体的疼痛,频频传来……江离珺没有轻易放过她,他像是一只野兽,横冲直撞,只是为了寻求一个突破口,却拉着她一起伤痕遍野!

关楚绮知道自己从此以后,再也回不去了,她觉得难过,心中的痛楚交织着肉体的酸痛,脑中都是浑浑噩噩!

就这么里糊涂的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从此以后,她就没有了贞洁,以前在她的心里,这是多么的圣神和宝贵啊!

“呜呜……”想到这里,关楚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呜呜咽咽地哭泣起来!

更多信息请关注河南代孕网:http://www.xtdad.cn

上一篇:【法拉理热评】借卵代孕龙凤胎 公媳厮杀监护权
下一篇:代孕甜妻买一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