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理热评】借卵代孕龙凤胎 公媳厮杀监护权
发布时间: 2016-06-21 10:11   已有 人次浏览   

上海女子王蕾(化名)自身患有不孕疾病,2007年她与男子刘浩(化名)结婚后,主动提出希望抚养与刘浩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夫妻俩想到了非法代孕的方法,于是找到一家代孕公司,刘浩提供精子,一名女子提供卵子,另一名女子负责代孕,并生下一对龙凤胎。

2014年刘浩去世,王蕾与公婆就遗产继承发生纠纷,公婆得知王蕾与孩子没有血缘关系,便诉至法院要求取得孩子的监护权。法院一审判定公婆获得孩子监护权,王蕾不服,提起上诉。近日上海一中院做出二审判决,决定撤销一审判决,孩子的监护权由王蕾获得。

网传宣判后,当事人抱着代理律师激动落泪

 

法拉理热评

 

彭胜锋 律师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特殊”孩子与父母关系难确定
 

 

我国禁止买卖卵子和代孕。通过买卖卵子和代孕方式生育的孩子与抚养者之间是否存在法律上的父母子女关系,现行法律没有规定。

现行法律规定的拟制血亲(注:是指本来没有血缘关系,或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但法律上确定其地位与血亲相同的亲属)有两类

一是养父母与养子女以及养子女与养父母的其他近亲属;

二是在事实上形成了抚养关系的继父母与继子女、继兄弟姐妹。其中继子女是指丈夫与前妻或妻子与前夫所生的子女。

显然,通过买卖卵子和代孕方式生育的孩子与抚养者之间并不是继父母与继子女的关系。

 

新型拟制血亲应得到确认
 

 

随着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普及,通过接受捐精、捐卵方式生育的孩子与“生物学父亲、母亲”之间已没有父母子女关系。我国应通过立法确认这种新型的拟制血亲,承认其法律上的父母子女关系,以正“名分”。

本案中,虽然买卖卵子和代孕非法,但从保护孩子利益的角度出发,也应确立孩子与抚养者之间的拟制血亲关系。在现行法律缺失的情况下,本案二审法官参照继父母、继子女之间存在拟制血亲关系的法律规定,判决孩子与王蕾存在法律上的母子关系是正确的。

 

不过对于彭律师的部分观点,王幼柏律师表达了不同的意见。

 

王幼柏 律师

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

 

 

我国《婚姻法》目前规定,亲子关系包含父母与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继父母与继子女,父母与人工生育的子女等。

 

一审判决结果缺乏依据
 

 

一审以王蕾与孩子之间未建立合法的收养关系,以及代孕行为本身不具合法性,不构成拟制血亲关系等为由,判决刘浩父母监护,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理由:

一、继父母和继子女关系已经形成

即使未建立合法的收养关系,代孕行为本身不具合法性,但不能排除这样一个事实,即孩子和王蕾至今在一起共同生活近3年来,已经形成了继父母与继子女的关系,当然就属于拟制血亲关系。

 

二、龙凤胎算是婚生子女

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夫妻离婚后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如何确定的复函》中指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一致同意进行人工授精,所生子女应当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父母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婚姻法》的有关规定。

据此,不管是同质人工授精,还是异质人工授精或者代理怀孕即俗称“借腹生子”,不论所生子女是否和父母之间有血缘关系,均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那么在本案中,龙凤胎即是王蕾的婚生子女。

 

 

三、最大限度利于孩子成长

孩子出生后,一直随王蕾夫妇共同生活近3年,刘浩去世后又随王蕾共同生活达2年,在我国婚姻法中,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等同于父母与婚生子女的权利义务;而且,孩子已经和王蕾形成了强烈的人身依赖关系,并且孩子尚年幼。

      综上所述,二审法院改判孩子抚养权归王蕾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

转载请注明:http://www.xtdad.cn

上一篇:女子不孕,老公找人代孕产下龙凤胎,丈夫去世她与公婆争孩子抚养
下一篇:她被后妈逼着给人代孕,那个男人竟然想人工进行受孕